本想靠它养生,不料却被它送进鬼门关,天台很多人都在吃!

关注天医,更多故事与你分享


01

病房里,67岁的潘大爷嚷嚷着非要出院,精神头可谓十足。

站在一旁的儿媳小王只好安抚着老爷子的情绪,劝他安心在医院再观察观察。老爷子什么也不知道应该是件好事吧,小王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像做了一场噩梦。老爷子恐怕永远也不知道一株随处可见的草药竟把他送到了鬼门关。

四天前,正在上夜班的小王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丈夫打来的,顿觉不妙,家里很少在她上班时间打电话呀。丈夫在电话里告诉它,父亲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就胸闷、呼吸困难,已经叫了救护车送往县医院了。

挂了电话,小王匆忙与同事做好交接,赶紧向医院急诊室飞奔,心里纳闷:自己的公公平时身体一向很健康啊,既没有心脏病,也没有慢性肺部疾病,怎么就气上不来了呢?


02

许王华医生是一名老急诊了,那晚刚好轮到他当值,从接班开始一直没闲过。当他抢救完一个心梗病人,从抢救室里出来时,一迎接他的是一阵紧促的救护车警报声。顾不上喘口气、喝口水,许医生连忙迎上前去,只见担架上躺着一位老人,神志淡漠,嘴角流涎,伴有严重呼吸困难。

许医生立即吩咐护士测量生命体征,自己麻利地做了个简单的查体:患者心率很快,节律很乱,血压却很低,这不像是一般心肺疾病引起的。

“会不会是中毒?”长期奋战在急诊一线让许王华医生积累了相当丰富的临床经验,敏锐地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询问家属道:“他之前有没有吃什么特别的东西?”

“没什么特别的啊,晚饭我们大家一起吃的。”老婆子焦急地说道,“哦,对了,最近不知道在哪挖了些草乌在吃,晚饭前刚吃过,份量还比平时多了不少。”

“乌头碱中毒!”案情基本上已经水落石出了,凶手就是它——草乌。

“快,吸氧,输液,接除颤仪,准备气管插管!”许医生一边向护士下达了几项抢救医嘱,一边帮忙将病人推往复苏室。


03

小王气喘吁吁地赶到医院时,只看到复苏室门口站着泣不成声的婆婆和手足无措的丈夫。小王立马意识到公公的病情很严重,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病情会如此严重严重,严重到她无法估计。

复苏室门外一家人心急如焚地等待着,复苏室里急诊医护人员正惊心动魄地与死神抢时间、做搏斗。患者的呼吸在呼吸机的辅助下基本维持了稳定,经过初步的抗休克治疗,血压也平稳了。

然而老爷子却并未脱离生命危险,医生们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恶性心律失常。反复的室速、室颤,反复的电除颤、按压,强心药物、抗心律失常药物的应用,病人的情况还是极不稳定。

老爷子命悬一线。


04

曹公银主任接到通知后,第一时间赶过来主持抢救,“尽早行血液灌流,把体内的毒素清除出去,阻止毒素持续释放。”

浙人医心内科专家丁亚辉主任刚做完手术,听到这个消息后,脱下铅衣,匆匆赶来。他基本认同血液灌流这一治疗方案,“如果心脏情况一直不稳定,可以考虑上ECMO(体外膜肺)。”

总值班丁慧月科长无疑是晚上最忙的人,既要联系血透室,又要联系ICU(重症监护室),还要安抚家属的情绪。

经过多科室的协作努力下,病人的病情逐渐趋于稳定,也在往好转的方向发展。

大家的努力和坚持没有白费!

第二天,老爷子便清醒了。清醒后的潘大爷就像刚睡醒一样,完全不知道前一晚自己经历了九死一生。

第三天,撤了呼吸机,拔了管,停了升压药,潘大爷在床上更是活动自如。小王心头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第四天,转到普通病房,这不,老爷子便急着要出院了。


草乌(附子),为镇痉剂,冶风痹,风湿神经痛。其适应性很强,在咱们山青水秀,遍地长满草药的天台,可以说是经常能见到它的身影。同时它也深受天台老百姓的喜爱,泡酒呀,炖菜呀都可以用到它。

许王华医师说到:“川乌、草乌、附子等植物中均含有乌头碱。典型中毒表现为各种类型的心律失常,严重者可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中毒者早期还会出现咽峡部发热、麻木和刺痛、流涎、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因此饮用中药时,建议由专门的中药师配伍,自己若把握不好剂量可能就会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

每一味中药都有其神奇的功效,但话说回来,“是药三分毒”,草药都有各自的特性,使用也存在一定的风险。希望潘大爷能引以为戒,也告诫广大老百姓,要把握好剂量,在医生指导下服用,千万不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文  |  急诊科 王斌  吕慧珍

编辑  |  范丽娇


天台县人民医院

浙江省人民医院天台分院


健康 | 医事 | 温暖 | 文化 

长按二维码关注

如果觉得不错,请给我们点赞^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