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 吃鸡女人,惹怒亡灵上门


前言:这是一个关于没有敬畏心的女人,为贪图小便宜而招惹脏东西上身的故事,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心存敬畏一定没错!

  

1


五秀出门泼水,惊了邻居德玉的芦花鸡,那只羽毛斑斓、身形肥硕的老母鸡,叽叽咯咯跳着脚,五秀心里不禁一动,想想被德玉坑的五百块钱,心里就有气。

 

五秀四下看看,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可不是,农闲时节,队里来了豫剧班子,老头老太们听听戏,小媳妇们买买针头线脑,娃娃们也赶着去闹一闹吃个棉花糖。

 

五秀随手抽了一根带穗秸秆,开始往自己大门里撵芦花鸡,心里哼哼:神神鬼鬼,骗我五百块,吃你十只鸡都不够本!说着加紧了手里的动作,芦花鸡像一颗子弹,冲进了五秀家。

 

别人家炊烟袅袅的时候,芦花鸡已经变成了五秀大铁锅里的美食,五秀吃得滋滋响,嘴角挂着油花,转眼一堆骨头渣儿,顺手塞进了灶膛。

 

五秀偷了人家的鸡吃,最后会怎样呢?暂且先不说,先说说五秀和德玉这五百块钱的梁子,是怎么结下的。

       

2

                        

去年七月十五那天,德玉的儿子开着车回来,说要给爷爷立碑,事情办得顺利,一上午就妥当了,德玉儿子回了村里倍感无聊,于是一家四口掏出麻将,噼里啪啦消磨时光。

 

五秀老头当天上完坟,剩余的钱买了酒喝,醉醺醺回来,五秀就狠狠骂:先人的钱都克扣,你先人有你这样的穷鬼子孙,也是倒了八辈子霉!

 

你个臭婆娘嘴上没个把门的,啥也不讲究!老头子就和五秀吵了起来,五秀气不过,咣当摔门而去,边骂道:饿死你个醉鬼,晚饭喝西北风去!

 

五秀来到德玉家,就坐在旁边看人家打牌,打了几圈,德玉叫五秀接着,她去给儿子把明天的发糕蒸好。


五秀早就手痒,连连吆喝:大小子在外面干得好,挣了钱给爷爷立碑,这不玩钱一点意思也没,来来,多少玩一点嘛。                  

             

大家不好推诿,就玩五块钱一把的,哗啦哗啦数钱码牌,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德玉就招呼大家吃饭,看着五秀不散场,一家人互相使眼色。

 

五秀,要不你就在这吃吧。德玉其实就是一句客套话,想着明着赶五秀走也不好,但五秀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按说今天是七月半,还是早回家的好。

 

但五秀头也不抬地说好啊好啊,抓过发糕就往嘴里塞,双手忙不过来就用嘴叼着,德玉一家的毛票都跑到了五秀手里,德玉一家无可奈何摇头。


五秀却很开心,刚来时的愤懑,早就烟消云散。

 

3


这时候,窗外起了一阵风,啪嗒一声什么东西倒了,德玉忙出去看,原来是水瓮的盖子吹到了地上,她捡起来盖好回到屋内。

 

一圈麻将还没结束,又啪嗒一声,德玉出去看,盖子又吹到了地上,德玉就奇了怪:也不是多大风呀,这盖子泡桐木做的,吸了水汽也是有些分量,于是她捡了块砖,压在盖子上。

 

德玉四处看看,天上挂着一轮大月亮,微微有几丝阴云飘过,挺像老公公牌位上的香火,绕啊绕,四周静悄悄,只有窗户投出来不规则的灯光,也没有猫猫狗狗的踪影。                             

  

德玉挠挠头,满脸疑惑回了屋里,公公牌位上的香火已经燃尽,德玉老觉得哪里不对劲,看了半天才明白过来,供果里少了一个苹果!

 

德玉进了里屋,看见五秀咔嚓咔嚓啃着苹果,转眼就剩个核儿,德玉大惊失色,问五秀哪来的苹果?


五秀说口渴得厉害,你家缸里一口水也没,供果供完了可不就用来吃的,大惊小怪个啥?

 

话音刚落,就听见窗外啪嗒一声更大的声响,德玉以为有毛贼跳进来,匆匆跑出去看,发现水瓮盖子又躺地上了,砖都碎成了两半。

 

4


院里风吹得哗啦啦,砂石飞舞,土粒儿直往脸上扑,德玉眼睛都睁不开,心里不禁火苗顿起:这五秀真是没分寸,吃供果也就算了,大半夜了还不回家,赢钱上瘾了!

 

德玉回屋里催自己儿子别玩了,明天早点走,不然又要堵在路上。说完,一把推了儿子的牌。


五秀趁势给自己打哈哈说:哎呀,都快十二点啦,大小子再回来,来婶儿家吃饭,一定得来哈。

                                 

五秀趿拉着鞋,走到堂屋,觉得后背凉飕飕吹冷气,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什么也没有,只见德玉的公公遗像静静地挂在墙上,面孔冰冷冰冷。

 

五秀想这老头子在世时,就一副穷讲究的老面孔,死了遗像都是一副要教训人的模样,这德玉也是得了公公真传啊,香蜡纸钱样样俱全,供得像模像样。

 

五秀迈出门去没走几步,鞋就飞出去了,脚尖踢到一块砖上,针扎一般地疼,她抬起一只脚揉揉,直起身时就看见德玉的公公,背着手站在她跟前,黑洞洞的眼睛瞪着她,胡子一吸一吸地抖动,一看就是气急了的样子。

 

五秀刚想喊一声大爷爷,又想不对呀,这老头不是去世了吗?


妈呀,这是撞鬼了吧?


马上眼前一黑,“咚”一声就倒地上了,德玉一家正在铺床,听到这么大动静,赶紧趴窗户一看,这才发现地上黑乎乎一团,大喊不好。 

 

5

                              

德玉一家把五秀抬回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脸,五秀就是不醒,德玉想起公公救人的一个办法。


于是她端来一碗凉水,深深吸了一口气,喝了满满一大口水,憋着一股劲儿,嗤一下喷出一阵大大的水雾,空气里弥漫着德玉的口水味。

 

五秀还是没有醒。

 

德玉心里有个不好的预感,五秀该不是撞邪了吧?


看她牙口紧闭,面色灰黑,双手攥拳,一副要使劲挣脱的样子,鼻腔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跟公公在世时喘气的样子一模一样。

 

德玉赶快叫女儿带着儿子,去请村里的午婆婆,女儿不去,说深更半夜的,午婆婆年龄也大了,有点什么磕碰,人家家里人可是要来找麻烦的,秀婶吃咱家喝咱家赢咱家,她活该!

 

德玉就责怪闺女是个糊涂孩子,人命关天的事,午婆婆会答应的,快去快去,早解决才能睡个安生觉,难道要惹得她那醉鬼男人找上门来吗?!

 

两孩子不情不愿,打着手电筒去了午婆婆家,一路上月光清冷清冷,树叶儿细细碎碎的影子晃来晃去,黑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亮的地方像用菜刀切出来一样。


兄妹俩瑟瑟发抖,好不容易捱到,午婆婆早睡了,院里黑灯瞎火。

 

午婆婆开了灯请他们进去,慢慢穿好灰色对襟袄子,盘腿闭眼,掐起了五指,兄妹俩也看不明白,等着午婆婆发话,婆婆说了句:老李生气啦,这媳妇太不像话,肯定得吃些苦头。

 

午婆婆缓缓说了句:扶我起来,我和你们去看一看。


短短的一截路,兄妹俩扶着午婆婆走了好久,不过那种害怕的感觉没有了,虽说午婆婆老了,但身上热乎乎的。                             

6


午婆婆进了德玉家,五秀正吐得昏天黑地,脸都白了,痰盂里满满地飘着一层绿,看着是胆汁也吐出来了,五秀浑身哆嗦,身上却发着烫,满嘴胡话。

 

午婆婆挥挥手,意思是别摁着她,叫她说。


五秀噌一下坐起来,伸着食指,拧着眉头大骂道:也不看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一年就能回来这么一次,愣是外人在家,让我进不了门,太不像话!

 

看那神态听那声音,简直跟德玉的公公一模一样,看来五秀深夜不归,惹到德玉公公魂魄,德玉公公正生着气呢。

德玉用期望的眼神看看午婆婆,午婆婆又挥挥手意思不要动,只见五秀跳下床,跪在遗像前扑通扑通磕头,泪流满面,脑袋都磕肿了。

 

午婆婆在蜡烛上点了三支香,插到香炉里说:老李啊,这孩子不懂事,对不住你,你别生气,她知道教训啦,你也见着了一家子,就当给我老婆子一次面子,走吧走吧。

 

烛火跳动了几下,堂屋里忽明忽暗,就像水面一样升起又落下,浪潮翻涌的样子,德玉一家大气都不敢出。

 

午婆婆掏出羊皮小包,一层一层打开,捏着银针,在五秀的手指上扎了几针,瞬间就冒出几滴黑浓的血珠子来,又推推她的额头,五秀才软绵绵倒下,看着五秀不闹腾了,德玉才缓了口气。

 

这时,只听大门上铁链子,哗啦哗啦响了几下,谁也不敢去看,德玉后悔,早知道这样吓人,赶也得赶五秀回家去。                                 

折腾了一夜天色已大亮,午婆婆说太累了,叫五秀醒了去找她一趟,这事还没办完,这债得她自己还了才行。

 

7


五秀醒来后浑身无力,嘴唇上翻着卷儿起皮,夜里做噩梦,一头一头的冷汗,她老头哪也不敢去,晚上瞪着牛大的眼睛听她说胡话,烧个饭锅都在眼前冒烟了,就跟没看见一样。

 

老头子真怕房子被点了,背着她来到午婆婆家,午婆婆似乎不高兴,说早不来,非得熬成这样,我老婆子还能帮一把,不然就剩下等死了。

 

午婆婆交代,准备各色糕点香烛几样,封五百红包,由德玉两口子带着去老李坟前认个亲,就说孩子干姨妈来串门,冲撞了他,不是外人,不要见怪啦。

 

老头子背着五秀一边走一边骂:你个糟老婆子,七月半乱跑啥,可是把自己跑出事儿来了,老爷子在世就规矩多,你还待在人家里还不回,叫你不讲究! 

                               

现在的五秀,可没力气和老头子争吵,午婆婆交代的事办完后,五秀躺着躺着就好起来了,老头子跟她说好了就拿五百出来,给她认亲的钱还是问别人借来的,早借早还。

 

五秀一听就炸啦:啥!五张百元大钞就这样给人家啦?还去人家坟头认石碑做亲戚?!突然一想,十五晚上就赢了德玉一家五百,也就是说这五百整整齐齐又还回去了。

 

老头子大骂她是个糊涂蛋,要不是破点财恐怕她也得挂到墙上去。


叫她以后少惹麻烦,不光赔了人家钱,自己耽误的活儿几个五百块也挣回来了,咋不算这个账呢。

 

五秀心里是不服气的,这事以后看着德玉家谁都不顺眼,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总想找机会坑点东西找补,无奈德玉一家做事低调谨慎,实在没有机会,这次可逮着她家芦花鸡跑出来了,这个机会岂能放过。 

                              

8


入冬后,老头子回来,从行李里掏出一大包苹果,说这是工友家里寄来的红富士,给大家尝尝鲜。

 

五秀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脑子里倏然想起,自己还和死人抢了一个苹果呢,吐得昏天黑地的样子一下浮上脑海,五秀就一阵恶心,肚子开始抽搐,大喊快拿走快拿走!

 

五秀一脸惊恐的样子,吓到了老头儿,老头放到屋外都不行,五秀就说难受,非逼着老头拎到大门外去。


不一会儿,德玉在外面敲门大喊:五秀,你苹果落门外啦!

 

不要了,给你,给你。五秀看都不敢看一眼苹果,不行,这一包大苹果怎么也得五六十。

 

我就是给你的,谢你救我的,你快拿回去。


到了置办年货的时候,五秀看见一只红爪子草鸡实在诱人,问了一下价钱,立刻目瞪口呆!

 

六十!跟那袋苹果一样的钱!五秀吓得瑟瑟发抖,飞一般回了家,决定再不吃鸡。


她天天在想,该不是那只芦花鸡的魂魄找回来了吧。


口无遮拦,特殊日子自找麻烦,真不讲究!


宇宙并不会因为我们的未知而不存在,另一个世界也一样,讲究是一种敬畏。


不合情理的占有暗中都标好了价码,失去不一定是失去,得到也不一定是结果,问苍天问鬼神,先问良心。

故事已经完结人生还在继续


 

文:四月

 编辑:瘦瘦

神棍| 枉死女童不肯投胎,罪魁祸首究竟是谁?

神棍| 真鬼假鬼?佛家弟子魂飞魄散

青青紫| 我生儿子,婆婆生小叔子

青青紫|挺着大肚子嫁给他,婆婆却对我百般刁难

走近青爷

人生路漫漫

   陪你走一程,

回复“神婆”

回复“神棍”

回复“灵异”

查看精彩故事!

这里有不一样的人间烟火!


喜欢青爷请扫码

扫一扫跑不了


         立即加星标

每天看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