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最近小伙伴们都在聊《权游》,从第一季到第八季,权游的故事波澜壮阔、大开大阖,让无数人为之着迷,追剧追得日思夜想,寝食难安。

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而在中国的书法史上,也有一部作品如同《权游》般让人着迷,它的经历更是跌宕起伏,曲折婉转,像是一曲优美的交响乐。它也有不少粉丝,而其中最大牌的当属唐太宗李世民。

没错,它就是中国书法史上的名作《兰亭集序》,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

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大概小时候,我们都背过《兰亭集序》这篇文章: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三月,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

很多年以后,《兰亭集序》的大半内容我都忘记了,唯独永远忘不了这一句,暮春三月,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

暮春三月,也就是现在的这个时节,春天来了,大家都要想法子聚一聚。那个年代,永和九年,大概是一千六百六十六年前,没有手机,没有网络,也没有电影院和KTV。

但是不管怎样,大家总要聚一聚的,于是当时的王羲之,带着家族的子侄和好友,来到了绍兴城南的兰亭,一起作作诗,饮饮酒。

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就像跟我们过节,要去KTV一样快活一下。喊来服务员,上几箱啤酒,大家再勾肩搭背的唱首《朋友》,然后热泪盈眶……

王羲之和他的哥们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写出了千古名篇《兰亭集序》。

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原创文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你想想觉得就是很厉害。老王一出手,就写了个天下第一行书,让后代名家只有瞻仰膜拜的份儿。

所谓行书,就像毛笔行走在绢帛上的行草。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保持了书写时的随性与自在,将书写时候的心情节奏,通过书写传达出来。可以说是书法中的即兴美学。

这是王羲之的freestyle——追求即兴之美。

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兰亭集序》一出,天下文士皆相称赞,给王羲之打call。

可惜如今的我们想看《兰亭集序》,已经没有福分了。一千多年来,《兰亭集序》的真迹不知所踪,去向成谜。

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这个事儿,当然还是要从王家说起。

王羲之写完《兰亭集序》之后,时光流转,原稿收藏传到了王羲之的七世孙智永手中。智永也是书法名家,有许多墨迹传世,但他出家了,住在永欣寺。

唐太宗时,智永百岁圆寂,藏在永欣寺的《兰亭集序》自然也就传给了其弟子辩才。

唐太宗因为酷爱王羲之的书法,一心想看真迹,为得不到《兰亭集序》而遗憾。这就相当于我们苦等《权游》,谁想播了一看,竟然是个删减版,你说闹心不闹心?

于是唐太宗就召见辩才,问起《兰亭集序》的下落,但辩才也喜欢书法,就欺骗唐太宗说:不知去向。


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大臣房玄龄一看,唐太宗为了能够看到没有“阉割”的《兰亭集序》,茶饭不思,于是给他出了一个主意,推荐当时的监察御史萧翼,说这小子聪明,肯定能帮你拿到《兰亭集序》。

事实证明,萧翼这人的确厉害。

他伪装成了一名落魄的名士,带着几件王羲之的杂帖游历四方,正好到了永欣寺。

在永欣寺里,萧翼和辩才两人相谈甚欢,成了朋友。数日之后,萧翼出示了王羲之的书法真迹,辩才看了摇头说,这些很一般,比不上《兰亭集序》。

萧翼一听,知道《兰亭集序》肯定在辩才手里,于是激将辩才,说《兰亭集序》的真迹早已不在人间了。

这个时候,辩才就有点忍不住了,从梁柱间拿出了《兰亭集序》的真迹,给萧翼显摆。

萧翼看后,发现是真迹,立即拿给了李世民。

这个故事,记叙在了唐人何延之的《兰亭记》中。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当时辩才的心情如何,只是据说后来辩才因为受到惊吓遗憾而死。

然,这个故事还为唐代著名画家阎立本提供了素材,创作了传世名画《萧翼赚兰亭》图。

唐太宗取得《兰亭集序》之后,爱不释手,当即命令书法家欧阳修、诸遂良等人临写,同时也让冯承素以双钩填墨法制作摹本。

而冯承素的版本,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神龙本,据说为唐人摹本中最接近兰亭的真迹,也是我们经常看到的版本。而欧阳询的摹本,刻帖“定武本”,为存世最佳的石刻帖本。

它的故事跌宕起伏,堪称书法史上的《权游》

《兰亭集序》的真迹究竟去哪儿了呢?

《兰亭记》记载,唐太宗在公元六百四十九年病笃,遗命《兰亭集序》原作以玉匣陪葬昭陵。

自从之后,人间不见真《兰亭》。

后来到了北宋,有个叫苏东坡的人常常感慨这个故事,觉得唐太宗有点自私,但是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实在太厉害,于是写了一首诗:

兰亭茧纸入昭陵,世间遗迹犹龙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