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和自然:与生俱来的联盟?


第51期“我来读文献”线上论坛于12月28日晚7点进行。本期活动关注“Women, water, energy: An ecofeminist approach”一文,活动吸引了众多对生态女性主义感兴趣的读者,当晚讨论气氛热烈。


一不小心错过活动?想了解更多内容?小编将为您倾情分享本次线上论坛的干货,欢迎阅读学习!

 

新一季的“我来读文献”活动即将开始啦,1—3月将聚焦语言学领域。不要犹豫,无论你是什么方向的研究者,都欢迎加入我们,让我们伴着缕缕书香,一起度过语言学季吧!


我来读文献 | 第52—54期内容早知道!



领读专家



韦清琦教授,本、硕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2004年在北京语言大学取得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博士学位。现为南京师范大学英语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英语语言文学、比较文学教学与研究工作,在国内生态批评和女性主义的整合研究方面有较为深入的研究,曾获国家级、省级社科基金多项,出版权威期刊、专著多种;同时也是颇有影响的翻译家,出版译著十余部。曾因在国内外文化交流上的贡献获得紫金山文学翻译奖、鲁迅文学奖翻译类提名奖。


课前思考题



1

我们凭自己的感觉,认为生态女性主义的主旨是什么?


我觉得这个引导性问题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个术语经常会被简单化地理解。从这个术语ecofeminism的构成上看,似是在寻求女性与自然之间的密切联系。问题的关键是,这一联系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有不少人会望文生义地理解为,生态女性主义探求的是女性与自然之间的那种有些神秘的联盟。事实上生态女性主义的一个分支cultural ecofeminism也是这么提倡的。不过我提请读者们留意格里塔·加德(Greta Gaard)这篇文章的一段定调子的话:


More than a theory about feminism and environmentalism, or women and nature, as the name might imply, ecofeminism approaches the problems of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and social injustice from the premise that how we treat nature and how we treat each other are inseparably linked. 


我认为其中最重要的是从女性与自然的密切联系的“后天性”上去理解,即两者之所以能够联系在一个术语里,其根本原因,如上段最后一行所述:我们对待自然的方式,与我们相互对待(人压迫、统治人)的方式,是密不可分的。Nature is oppressed by man, in the same way women are dominated by men. 换言之就是这样。


2

自然与女性的密切关系从何而来?


关于这个问题,我刚才实际也谈到了一些。再稍微补充一下:很多文学作品都会歌颂“大地母亲”,这是一种诗意的描绘。但是作为一种理论的生态女性主义,或者作为实践的生态女性主义运动,更应该把这种密切关系从刚才所说的“后天性”的角度去观照只有清晰地解释人统治自然,与男权制度统治女性的同构才能使生态女性主义更具有批判意识,而不是从本质主义的角度简单地讴歌自然与女性之亲密关系的美好。


3

生态女性主义为何还要关心“环境阶级歧视”?


我们从加德本篇文章的结构上看,environmental sexism与environmental racism,以及classism,是并列书写的。也就是说,生态女性主义关怀的不仅仅是环境问题,而是从这个点,切入到了人类社会内部所有不平等现象立足生态和女性,放眼当下所有的激进思想所关注的群体,这是生态女性主义的活力源泉和发展的生长点,这是我的看法。


4

文中图表所列出的一系列二元对立范畴,与生态和女性问题有关吗?



我想加德之所以在一篇生态女性主义的论著中列出这些,仍然是在提醒我们注意,女性/男性、自然/人类(文化)的这种对立或压迫结构,都可以追溯到西方思维中的duality反过来说,这种二元性,又可以衍生出多种压迫模式。所以我们看待生态问题,或者性别歧视问题,应该看到背后的这种薇尔·普拉姆伍德(Val Plumwood)称之为master model的压迫模式。


5

如何理解文中出现的一个关键词intersection?


该词在文中出现过数次,在我阅读的生态批评及生态女性主义论文中,这个词或者intersectionality出现的频率都很高。我做过专门的研究,这个术语原出于社会学领域。交叠性(intersectionality)理论主要立足法学与社会学,研究交叉的社会身份及与之相关的压迫、统治或歧视制度。简单说来,交叠性是这样一种概念框架,它的出现是用于识别和描述身份的不同方面发生“冲突”时的情形。构成总体的身份的部分可以是性别、种族、阶级、族群、性取向、宗教、年龄、精神或身体残疾等等。我们可以借助“交叠性”这个他山之石,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我们刚才讨论的所有内容。简而言之,交叠性思维提醒我们,在看待性别问题时,不能忘记这个问题必然是与其他问题是交叠在一起的。例如我们理解黑人民权运动,除赞扬其进步的一面,也要注意并批判这个运动对女性的排斥。当一种解放运动缺乏交叠视角时,很难集合起最大多数的同盟力量(后天性的弱势群体联系);当一种批评少了交叠性视角,就不能完全深入理解其批评对象的复杂性。


读者提问



1

韦老师好!加德在这篇论文中把“水”作为关键词之一,但在她的叙述中水似乎并不是一个整体。在与水相关的几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水的若干种形态:除了存在于自然中自在流动的水之外,还有被大坝拦起来用于发电的水,城市中生产生活产生的废水,而这些水的形态似乎已经站在了自然的对立面,成为人类文明的一部分。这是否代表着水在人类文明的影响下出现的内部的分裂和对立呢?


水,的确是本文的一个核心关注点。事实上水作为自然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一直是加德乃至生态批评书写的对象。我曾经翻译过加德的一本书Nature of Home,通过其目录就可以看出她是有多么热爱水。



回到这个问题,我不认为“水的形态似乎已经站在了自然的对立面”,或者正如提问的读者所言,只是“似乎”。加德对水的书写,也是在描述人与自然的种种微妙关系之中谋求的一个支点。她的一滴水中可以显出更大的所指。如果水貌似背离了自然,那正说明人对水(自然)的一种擅用,文论中常用的一个词即appropriation, 也正说明人类文明的“分裂和对立”。我们对水的感受,可能正来自我们自身问题的一种投射吧。我想我们是永远也无法站到自然的对立面的,这种想法一定是致命的……


2

加德认为人们对污水的处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将这个逻辑扩展开来,在当今的全球化背景下,发达国家将制造业转移至发展中国家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转移制造业带来的水污染,发展中国家也就成为了经济层面同时也是生态层面上的他者。那么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应如何应对这种他者地位呢?


这个提问可以说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所谓的“文明的进步”的要害,即“文明的进步”往往是以牺牲自然环境为代价的。我们从另一个侧面看到了所谓的文明统治的逻辑,生态批评家凯伦·沃伦(Karren Warren)称之为“统治的逻辑”。喝上纯净水的代价,或者说其牺牲品,包括了自然水体、女性、或者发展中国家、或者发达国家内部的少数弱势族裔聚居区,这都是我们刚才所说的交叠性观察视角所能够看到的环境问题的社会学维度。我想中国应该坚持环境问题的全球治理,在改善环境的世界性努力中走到前面。我觉得国家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人与自然的生命共同体”的理念,与生态女性主义不约而同地将环境问题与政治问题统一了起来,这是值得探讨的。


3

加德在文中有多个案例关注环境种族歧视,聚焦原住民在水、能源、生态等方面遭受的损失与抗争。在文学批评中后殖民主义往往将原住民作为其关注点,那么是否存在一种逻辑将后殖民主义与生态女性主义连结起来,用于解释原住民的遭遇和现状、并致力于提出原住民今后的发展途径呢?


从生态女性主义的后殖民理论维度思考这个问题,是很有意思又很有价值的,而且从我们刚才讨论的结果看,也完全可行。推荐大家阅读加德的另一篇佳作——《跨文化女性主义伦理的研究工具:探讨梅卡人捕鲸诉求中的伦理语境及内容》。我把这篇论文的摘要贴在下面:


反种族歧视的白人女性主义者及生态女性主义者虽然具备了合适的批评工具,但仍缺乏应对跨文化范围内社会与环境正义问题的策略,尤其是在诸如梅卡人捕鲸这样复杂的具体案例中。在对伦理语境和内容做出区分的同时,我运用了女性主义对文化本质主义的批判、生态女性主义对捕猎与食物消费的批判、以及社会女性主义对殖民主义的分析,来为跨文化交际及跨文化女性主义伦理学发展出反种族压迫的女性主义及生态女性主义策略。


再给大家提供一个佐证——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的《第二性》,这部女性主义经典巨制在讨论女性身份时,从头到尾都有一些重要的比照:黑人、犹太人、自然等。


4

我想问个小问题。加德为什么在文章中使用the Columbia River的例子?


这是加德做的一个案例研究:


在西北太平洋沿岸,54%的能源产出自水电站坝。“西北能源规划委员会”(Northwest Power Planning Council,简称NPPC)宣称它提供了全国最便宜的电力。当然,NPPC这么说是不考虑如下成本的:堵塞的河流;泛滥的平原;找不到产卵地的大马哈鱼;被迫割舍传统墓葬地、狩猎地乃至故土的原住民;高压输电线的健康危害。博纳维尔电力局(Bonneville Power Authority,简称BPA)通过11座大坝(在美国境内,全流域共有17座),控制了哥伦比亚河,拥有15012英里的高压线路,从水中汲取能源,并传送至300000平方英里的网络范围,包括俄勒冈、华盛顿、爱达荷、蒙大拿、怀俄明、内华达、犹他以及加利福尼亚。与此同时,还是这条提供了能源并灌溉着华盛顿州东部农田的河,也被当作了工业下水道。至2000年,哥伦比亚河的健康状况已经受到了如下倾倒物的严重威胁:二恶英和呋喃、重金属(包括铝、铁、铜、铅、砷、汞、钡以及镉),从排泄污染物滋生出的细菌、杀虫剂(包括阿特拉津除草剂、艾氏剂、狄氏剂以及滴滴涕[DDT])、多氯联苯(PCB),当然还有从汉福德核反应堆排放的放射性废物。


这是我的一段译文,加德对哥伦比亚河沿岸因为开发水资源而带来的生态和人文双重灾难,做了极为详细的调查。这也是加德一向的治学风格,非常扎实地以田野调查为据。应该说她举出哥伦比亚河的例子,是极具说服力的。


5

谢谢老师的讲解。我的问题是:文章最后这里的生态灵性具体指的是什么呢?我感觉看到最后突然提出一个概念有些突兀。


我是这么看的,加德的批判性毋庸置疑,她可以说把能够动用的解构武器都使出来了,但是如何打造一个建设性的生态女性主义,是颇费思量的。她诉诸了生态灵性(ecological spirituality),认为是文化转型的一个部分。这听起来有点玄,事实上她在《根,家园真相》里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我想先不论其“灵性”的虚无,但加德对东方宗教有着强烈的认同,对于坐禅有着极为深厚的兴趣,并且身体力行,书中多有描述。这是一个我们即使作为东方人,也有待探知的领域,尤其是如何将其与环境问题和生态文化联系在一起。


6

韦老师,我想请教您一个困扰我许久的问题。曾经有位专家说生态女性主义只是一种思潮,距离成为支撑文学批评的理论构建还有很远的距离。那么,我们在试图应用生态女性主义来诠释文本的时候,如何才能做到不给人留下生硬、牵强的印象呢?


我想生态女性主义的批评实践,要注意这么几个问题:


  1. 避免对这一术语的简单化理解,即我们一开始就诟病的那种“文化生态女性主义”,草草点出女性与自然之间的亲密关系,这样的论文和解读路数,是比较浅显的

  2. 生态女性主义一定要立足于“交叠性”来看待文本。如此,比方说对理解文学人物塑造,就会更有意味,更有批判的力量。例如我们解读《紫颜色》,能否将性别问题、种族问题、阶级问题,综合于人物身份构成上。

  3. 还有,尽量避免这样的表述,即某某作家的生态女性主义思想,这是很常见的一种标题。所有的批评工具,都是批评家的主动意识的产物,而未必是作家和艺术家的,是我们看待艺术作品的视角。


猜你喜欢

我来读文献 | 第52—54期内容早知道!

我来读文献第52期 | 隐喻与情感